包养 真实故事:那个被包养的女大学生后来怎么样了?(上)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 18:01:09   来源:网络 关键词:包养

包养


秋天,美丽的海滨城市吹的海风,走在路边,直让人后背阵阵发凉。

梦瑶是一名在校大学生,学习很好,人也很漂亮,身材更是魔鬼身材。于是她成了很多男生女生眼中的女神。

一到下午下课走在人群中,散发着香香精油味的,不用说,准是梦瑶了!因为她马上就要被豪车给接走了。瞧!来了!一辆路虎揽胜停在学校门口了。

每天下午准时被接走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能见到她。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。同学们都羡慕她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,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被包养的。

梦瑶家境一般,但也不是特别差。单亲家庭,但也达到了小康生活。单亲生活,也导致了她的攀比、奢侈。

和母亲相依为命,梦瑶妈妈很年轻,风韵犹存,活跃在各大舞厅。梦瑶大概是继承了妈妈的美丽,散发着与其他女孩子不同的气质。妈妈喜欢梦瑶结交家境好的男孩子。

被包养的事情,妈妈知道,但是没有反对。她知道她无力给梦瑶一个好的未来,只能靠她自己去争取,一步步往上爬,梦瑶妈妈过够了这种节俭的生活,这也是早期抛弃梦瑶爸爸的原因之一。

梦瑶回家呆了一天,第二天自己一个人回学校。

在学校也是,每次都是第一天下午被接走,第二天梦瑶自己打车回来。他经常这样。他是一家厂子的老板,年龄和自己的妈妈一样大。他给梦瑶的不是如同爸爸的关爱,而更多的是虐待。

她的第一次也给了这个男人。

一个月前,通过一个阿姨(这个阿姨是梦瑶妈妈的好朋友),她认识了这个男人。当时梦瑶缺钱买个LV,于是也就答应和他见面。以一种朋友孩子的身份,但是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。

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后,约定在学校门口见面。她一看车,会心一笑。上了车,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,接着她被带到一栋别墅门口。梦瑶更开心了。进了门,他带她参观自己的大别墅。梦瑶第一次见这么气派的房子和这么气派的装修。当时她就想扑上他去。但是出于矜持,她告诉自己,如果那样,自己就不值钱了。接着被领到了卧室。

考虑是自己的第一次,作为处女的优势是,自己给自己涨了价。除了一个LV包包之外,又多要了2000块钱。但是他哪里见过条件这么好的女孩,于是也就答应了。

接着,就被抱上了床。乳胶床垫到处透露着上层人士的感觉。她喜欢这种感觉,喜欢这种安全感。

第一次,挺疼的。他像一条狼狗一样,把她洁白无瑕的身体,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记。这一刻,她全身心地投入在了这里。一场床战之后,两个人穿好衣服,还是以哥哥妹妹的叫着。

一个暴发户老板,虽然有钱,但是他有家庭,很多时候非常吝啬。没有电视剧上面的二奶有房有车。所以几次下来梦瑶就想甩了他,因为她的朋友里面,被包养的二奶里面就属她混的最差了。但是苦于还没有找到比他更有钱的人。

春风凉意

有一天,一个偶然机会,发现了伴游这个商机。梦瑶立即联系了对方,是要长期合作的话,一次2w+!她立马答应了!第一次合作是在北京。于是她立马飞往北京。机票对方给报销。这边,就骗这个包养他的男人说,学校有个外出学习的机会,自己给争取到了。学校这边,因为自己经常逃课,所以根本不用请假。再加上是艺术学院,管理都比较松懈。

到了北京,一个酒店里面,两个人见面。这个男人如饥似渴。比包养男还要猛烈。她疼的嘶声裂肺。越是这样,对方就越是兴奋。一阵阵耳光打在梦瑶的脸上、身上。

梦瑶想哭,但是她不敢。因为她得满足客人需要。这时,她想起了包养男的好。但是无奈,至少陪玩这一周。每天晚上,她都被折磨的不成样子。半夜腿疼被疼醒。看着身边这个陌生的男人,她掉下了眼泪。

通过网络,结识了自己身体的第二个男人。没有被爱惜,她没有想到自己为何变得如此堕落。想起舍友的男朋友与舍友百般恩爱,舍友男朋友经常送舍友一些零食,一些小玩意儿。她不看在眼里,觉得这些太幼稚了。她认为只有送LV送Dior和CHANNEL才是谈恋爱。这样的恋爱只能是浪费自己的时间和宝贵的青春。

但是这一刻,她觉得她错了。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,难道不是浪费自己的宝贵青春吗?她回想起一个又一个给自己表白,对自己那么好的男孩子们,心生愧疚与后悔。她知道回不去了。她有些后悔,但是为了生活,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,她擦了擦眼泪,逼自己睡觉,因为她知道,如果熬夜的话,自己会不漂亮,得到的钱就少了。

翻了个身,背对那个可怕的男人,睡着了……

一周时间过去了,她赶紧查了查银行卡余额,除了中介扣除的,自己得到了一笔可观收入。坐飞机从北京回到了自己的城市。

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依旧没有人来接。她叫了一辆离自己最近的出租车。谁知,这个司机从梦瑶出门的那一刻就盯上了她。因为她实在是太漂亮了,是那种男人女人看了都想亲一口的类型。

这次打车,却改变了她的一生。


春风凉意


未完待续……



皖荣营销
二级造价师




本文关键词:包养
猜你喜欢
上一篇:董墨 黑色盒子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推荐文章: